109學年度廖風德先生紀念獎學金得獎感言

邱同學

本次能獲得廖風德文藝創作獎學金,實屬意外,令我備感榮幸。準備申請文件的過程比起工作,更像是一趟對創作歷程的回顧之旅,再一次探討最本源的問題――為何而寫――的嘗試;始終覺得自己不如其他創作者,在過去的某時刻彷彿受到感召而毅然提筆,或者提筆是為了讓未來的世界更往心中理想的樣子靠近,實在說不出「我會開始寫東西,只因為覺得自己好像做得到」這樣的話。我是近視的人,必須要瞇起眼,湊得很近很近才能看清楚一樣事物;我花了許久的時間來觀察他人與自己,把時間裡的人影一一撈起、風乾,縱向剖開、撒些鹽,或許撒了過多,只因為我不想讓人嚐出真味。我覺得我寫的是自私的詩。

 然而也有許多時候,受寵若驚,覺得這個世界太過眷顧自私的我。經常暗地裡碎念著「搞什麼啊,這傢伙連自己喜不喜歡寫詩都不知道欸」又還是勉強寫了下一首,卻也不清楚為什麼。我覺得很多事情是沒辦法找出一個直接了當的原因的,很多時候以為的原因其實只是其中之一的因素,或是他人的行為影響,甚至自己的決定也不見得真的是自己做的,就是自由意志的假象,蝴蝶效應之類的東西。像我總是以為他人給我的愛,是我又騙過他們的證明。說了這麼多,忽然發現連謝謝都還沒說。

 謝謝廖風德文藝創作獎學金給我這個機會證明自己,讓我肯定自己的詩是有價值的,就算沒有過去、看不到未來,我還是可以瞇起眼試圖看清現在。我會帶著獎學金的資助與祝福,繼續創作下去,尋找可能近在眼前的生命答案。


黃同學

很榮幸獲薦109學年度廖風德先生文藝創作獎學金(新詩組),獲獎不僅是對個人創作的鼓勵,亦在經濟上提供了支持。文字有價的觀念被一再重新提起,正是因為時常被遺忘、被忽略。

作為來自香港的寫作者,我提交的作品中不少亦是在時局變動、面對各種掙扎與苦難時促生的,但比起更多前輩、同輩甚至比我年紀更小的抗爭者,這些寫作也是微乎其微的。

寫詩確實是一種犯險的過程,我也常常感到自己的無能與平庸,卻仍然瞻望能夠再邁出一點、偏移一點、迫使自己更有勇氣一點。三月時逝世的緬甸詩人Ke Zaw Win寫下的絕筆,時常在我心裡低喊:「當青春的聲音愈大,世界就愈潔淨在青春的聲音下,許多的不正義會感到羞恥」。希望能繼續在寫作與研究中艱險奮進。